少年犯

在南卓的市郊,一座清静的山林前面有一片别墅,这里是一个靠近公路的高级住宅区。

  其中离公路最远、靠着山脚的一栋小别墅里,三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正在客厅里抽着烟、看着影碟。从外表就可以知道,这三个少年肯定是属于令老师头痛、令同学反感的那种不良少年。客厅里因为他们吸烟而烟雾缭绕,空气中好像还充满着大麻的气味,而电视里正播放的也是来自欧美的火爆的成人电影。

  电视里金发碧眼的美女放荡的淫叫和妖冶的肢体动作使三个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年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舔着自己干燥的嘴唇,不知不觉支起了帐篷。

  一个光着上身,手臂上纹着一只鹰头,身材魁梧的少年看着看着突然“啪”

  地一下将电视关了。

  “哎!光哥!你干什么?!”一个似乎年纪稍微小一点、有些瘦弱的少年叫了起来。

  “阿川,那还用问?阿光又看得受不了了,想去做了?!哈哈。”那个长得比较文静,个子很高的少年笑了起来。

  “哼!阿进,你他妈的难道就光看就爽了?”文身的少年骂了一句,忿忿地躺在了沙发上。

  “妈的!现在街上出来做的不是太丑、就是太老!真没胃口!”阿光躺下了还在骂个没完。

  “阿光,你有本事就弄来一个良家妇女!让我们也跟着沾点光?”那个阿进撇着嘴讥笑着。

  “你以为我不想??”

  “可……可弄不好人家要告我们强奸,要坐牢的!”阿川说着。

  “哼,那些女人多半怕丢人不敢找警察的!而且我们都还没到十八岁,就算抓住坐两天牢,也未必就比在学校念书倒霉!”阿进阴阳怪气说着。

  “行了!阿进,你家里有钱,出了事找个好律师就可以出来!我们呢?”阿川还说着。

  “嘁!胆小鬼!”阿进白了他一眼。

  那个文身的少年此时忽然“呼”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怎么?阿光,要动手了?”阿进说着。

  阿光忽然瞪着眼睛,用一种阴森的眼神看着阿川说:“阿川,我记得你有个姐姐,长得挺水的!弄来给我们玩玩?!”

  阿川惊得直往后退。“光哥,那怎么行?你是开玩笑吧?”

  阿进忽然拦住了他,奸笑着说:“阿川!别那么假装正经了!你不是和我们说过,你经常偷看你姐姐洗澡吗?还说有两次你差点就忍不住了?!再说,你姐姐又不是处女吧?就当玩一回呗?没准她还乐意呢!”

  “不行!我姐姐可不是那种人!”

  “什么是不是?你怎么能知道呢?现在的女人越是假装正经的,干那事越来劲!放心吧,阿川,我们就干这一次!”

  “……”阿川又紧张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光忽然走过来,一把抓住阿川的衣服,恶狠狠地看着他。“阿川!你忘了上次你惹的祸、土龙他们说要废了你,要不是我出面替你揽下来、阿进替你赔了钱、你小子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儿吗?”

  “光哥,我、我……”

  “对呀!阿川,你这几年花了我不少钱!咱们是兄弟,我不和你计较!可上次的事要是让土龙他们知道其实是你做的,那你可就麻烦了!”

  阿进不急不忙的话使阿川紧张得汗都流下来了,浑身竟然哆嗦起来。

  阿光松开他,拍拍阿川肩膀说:“阿川,别害怕!只要你还当我们是兄弟,我就一定罩着你!谁也别想欺负你!可是……”

  阿进见阿光已经动摇了,赶紧接着说:“阿川,你别害怕!我们保证不伤害你姐姐!完事后你也劝你姐姐想开点,就当大家玩一场!怎么样?”

  阿川犹豫了半天,看着他这两个好朋友又是期待、又是威胁的表情,终于咬咬牙,一狠心说道:“好吧!就答应你们!可是就这一回呀!!”

  阿光和阿进哈哈大笑,阿进过来搂着阿川的肩膀,说:“好兄弟!我们答应你,就一次!!来,我告诉你该怎么说……”

  女侦探易红澜的事务所里,刚刚送走了一个客户的易红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易红澜拿起电话,听了一下冲门外喊:“林丹!你的电话!”

  很快,一个中等个头、身裁苗条、戴着眼镜的姑娘走了进来。她就是易红澜的女助手——林丹。

  林丹今年二十一岁,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名义上是易红澜的助手,其实就是她的秘书而已。平常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易红澜接待一下客户,并不和女侦探一起出去侦察破案。因为林丹不像易红澜有一身好功夫,这方面她和平常女孩没什么区别。

  林丹长相清纯甜美,虽然没有易红澜那样明艳照人,但也足可算是美貌了。

  而且林丹的身裁十分匀称,虽然没有易红澜胸部那么丰满得醒目,但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也足以自傲。

  林丹进来拿起电话,听了一会脸色有些发白。

  等她撂下电话,易红澜关切地问:“怎么?你弟弟又惹麻烦了?”她已经听出是林丹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林川。

  林丹脸上又是气愤又是担心:“红澜姐,阿川没说什么事,只说有些麻烦,要我赶紧过去!”

  “去哪儿?”

  “他没说,一会他的朋友过来接我。”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辆摩托车来到事务所门口。一个个子瘦高,相貌文静的少年走了进来。看见等着的林丹,那个少年立刻满脸微笑走过来:“您是林川的姐姐吧?还记得我吗?我是阿川的好朋友曾进。”

  林丹知道这个曾进和阿川经常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学生。她焦急地问道:“我弟弟怎么了?”

  “啊,姐姐你别紧张,他没什么事!就是磕破点皮,正在我家里呢!”曾进说着,忽然看见一旁站着的易红澜,立刻被美丽成熟的女侦探吸引住了,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易红澜丰满的胸前。

  “讨厌的小鬼!”易红澜心里暗暗嘀咕着,轻轻白了他一眼。曾进赶紧把目光移开,对林丹说:“姐姐,咱们走吧?”林丹焦虑地随着他上了摩托车。

  “林丹!小心点!!”望着飞驰而去的摩托车,易红澜喊着。

  摩托车来到郊外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林丹急忙从车上下来,就往别墅里走。

  曾进跟在后面,脸上露出一阵奸笑。

  进了别墅,曾进立刻把门锁上。林丹根本没注意自己身后的少年在干什么,只是问:“我弟弟呢?”

  “姐姐,他在楼上呢!”

  林丹立刻迈步上楼。她这天穿着一身粉色套装,白色的吊带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林丹急忙上楼时,曾进在后面偷偷低头往上看:从林丹粉色的套装短裙下面,竟然能看见露在丝袜外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还有那可爱的白色内裤!曾进看得身体一晃,差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他强压着内心的冲动,紧跟着林丹上了楼,指着自己的卧室说:“姐姐,阿川就在里面!”

  林丹推开卧室的门,只见一个人正蒙着头躺在宽大的床上。她急忙过来拽开被子说:“阿川!你是不是……”

  林丹的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愣了!原来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身材结实,而且有纹身的少年!

  “你!……”林丹惊讶地指着床上的少年,回头来看曾进。

  曾进此时已经将门反锁,一脸怪笑地走过来。床上的阿光也“呼”地一下跳起来,走近不知所措的林丹。

  林丹看着两个少年满脸不怀好意的笑,从前后朝自己逼来,立刻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惊慌地倒退着,说:“你们……我,我弟弟呢?你们要干什么?”

  “姐姐,阿川现在好得很!你不用为这个小子操心了!”阿进奸笑着。

  “那、那你们要我来干什么?别过来!!”林丹看着两个少年,突然一阵慌张,猛地朝门口冲去!

  “姐姐,别跑呀?陪我们玩玩!!”阿光说着,冲过去一把拦腰从后面抱住了林丹。

  “放开我!你们、你们两个小混蛋!救命啊!!”林丹挣不过身强力壮的阿光,两手拼命乱抓着,大声叫了起来。

  “阿进,快过来帮忙!”

  阿进过来抓住林丹修长的双腿,和阿光一起将惊叫着的女郎摔到了床上。两人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扑了上来,说着:“姐姐,别叫!咱们一起玩玩!

  别叫!别乱动!!“

  林丹此时见两个少年已经脱了衣服扑过来,自己的担心已经将要成为事实,更加害怕。她使劲推着扑上来的少年,手脚乱抓乱踢。

  阿光被林丹一脚踢在了肚子上,立刻“唉呦”喊了一声。“该死的!这么不合作?!”他恶狠狠地骂着,将刚要坐起来的林丹一把推倒,狠狠一个耳光煽了过去!

  林丹一声惊叫,又摔倒在床上。

  “阿进!这个小妞太不老实!快拿绳子来!!”

  阿光死死地用身体压在挣扎反抗着的林丹身上,阿进从床下拿来早就准备好的绳子。两个少年将不断反抗着的林丹翻过来,将她的双手用绳子紧紧地捆在背后,然后又将林丹转过来。

  “阿进,抓住她的腿!捆到床上!”

  两个人各抓住林丹一条腿,使劲分开,用绳子将林丹的双脚分别捆在了大床一端的栏杆上。林丹使劲扭动着身体,双腿乱蹬着,可还是抵不过两个少年,两腿终于被大大地分开,绑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两个少年此刻看着终于被自己制服并捆绑在床上的美丽女子,心里不禁狂跳不已。

  林丹躺在床上,双腿被分开捆在床头,双手被反绑在身体下面,正喘着粗气不停扭动着成熟美丽的身体,惊慌失措地喊叫着:“你们快放开我!你……你们不能这样,懂吗?快把绳子解开!”

  她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身上的衣服已凌乱不堪。短裙已经卷到了大腿根,露出了里面雪白细嫩的大腿和白色的内裤;上衣也在撕打中被挣开,里面的衬衣已经从短裙里扯了出来,一截纤细雪白的腰肢暴露在外面;再加上凌乱的头发和微红的俏脸,整个人充满了诱人犯罪的妩媚和艳丽。

  两个少年看着眼前这个美丽成熟的女郎,都感觉浑身发热,喘息沉重。

  “姐姐,和我们玩玩吧!干吗这么反抗呢?还要我们把你捆起来,那多难受啊?!”阿进说着伸手来摸林丹暴露出来的内裤底下那微微鼓起来,柔软温暖的部分。

  “啊!住手!你们、你们这是强奸!是犯罪!”林丹绝望地尖叫起来,一想到要被两个和自己弟弟一样大的少年捆绑起来强暴,林丹就觉得羞愤难当,拼命挣扎着,扭动着苗条美妙的身体反抗起来。

  两个少年不理会林丹的反抗,阿进继续隔着内裤抚摸着温暖的阴户,阿光则干脆爬到床上,解开了林丹的上衣和衬衣,露出里面纤巧的吊带胸罩。粉色的胸罩边缘露出一片令人目眩的雪白,阿光瞪大了眼睛,伸手进胸罩里,立刻触到了一团软绵绵的肉团。

  “啊,不要啊!求求你们,啊,哦,放开我!”林丹满脸羞红,几乎要哭出来了,不断扭动着身体哀求着。

  “我受不了了!”阿光突然嚎叫起来,他猛地将林丹的上衣和衬衣顺着圆润的肩膀扒下来,褪到可怜的姑娘的背后,然后将胸罩推到乳房上面,立刻两个丰满晶莹的肉团跳动着暴露出来!

  “啊!……”林丹一声哀鸣,羞耻地闭上眼睛,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阿光贪婪地盯着两个雪白挺拔的乳房,上面两个娇小鲜嫩的乳头因为羞耻和紧张竟然微微挺立起来。他颤抖着手开始轻轻揉搓着林丹赤裸的乳房,接着低头用舌头舔起两个纤巧的乳头。

  林丹半裸着身体遭到少年的进攻,既感到羞耻又无法反抗,知道现在叫喊和哀求都已经无济于事,只有“嘤嘤”地抽泣着,心里一阵绝望和悲哀。

  “好了,大姐,不要再假装正经了!你这里都已经快湿了!”正轻揉着林丹的下身的阿进忽然感到自己手指触到的温暖的花瓣已经微微潮湿起来,于是轻拍着林丹丰满细嫩的大腿,笑着说道。

  “不是!你们、哦,啊!没有啊!”林丹也对自己的身体竟然在两个少年粗暴的对待下也会出现反应而更加羞愧,她拼命摇着头,不停地抗拒着。

  “哼,还嘴硬?”阿进奸笑着伸手拿来一把剪刀,将林丹的内裤剪破撕了下来!立刻,诱人的阴部全部暴露出来。林丹感到下身一凉,眼看着最后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一阵惊恐和羞耻,差点昏了过去。

  “姐姐的下面好肥呀!啧啧,真漂亮!颜色还是嫩红的呢!一定不经常被男人干吧?”阿进嘴里说着,两手不停地在娇嫩的花瓣周围抚摸着,轻轻摆弄著有些凌乱的乌黑的阴毛。

  “快住手呀!哦,不要在动了!呜呜呜……”林丹感到被少年玩弄的阴户一阵阵抽搐,一种热流不断涌上来。在两个少年粗鲁的蹂躏下,她几乎要崩溃了,浑身颤抖着哭泣起来。

  阿光正用牙齿轻轻在丰满的乳房和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周围咬着,双手还不停地在被捆绑于床上的林丹身体上乱摸着。一阵阵疼痛和羞辱的颤栗袭击着林丹,她紧咬着牙,不让羞耻的呻吟从嘴里漏出,被绳子捆着的四肢不停抽搐着。

  “呀!阿光,快看!这里流水了!”阿进忽然发现有几滴晶莹的水滴出现在嫩红的花瓣里,正缓缓地顺着肥嫩的阴唇边缘流了下来。

  “唔,这个美女发骚了!看来是请求我们来插她了?!”阿光手忙脚乱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经怒挺起来的肉棒爬到林丹身边。

  看见少年乌黑粗大的肉棒,林丹心里一阵慌乱和绝望,最可怕而屈辱的事情——被人强奸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哭叫起来,手脚和身体拼命挣扎:“啊!啊!坏蛋!快离开、别动呀!啊!……”

  随着“噗吱”一声,阿光不理会拼死挣扎哀求的林丹,紧紧按住几乎全裸的美妙肉体,终于将自己的肉棒对准不断翕动着的小肉穴扎了进去!

  “啊!……”林丹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锐的哀鸣,一阵猛烈的裂痛伴随着被强暴的巨大耻辱感一起冲击上来,她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了,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被两个少年扒光了衣服的姑娘手脚被朝四个方向拉开,用绳子紧紧捆在大床的四个角上,林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修长匀称的腿上的丝袜,整个美妙的身体软绵绵地瘫软在床上,任凭两个野兽一样的少年在她的身上发泄着。

  阿进跪在林丹大大地张开的双腿之间,双手托着她丰满结实的臀部,挺着腰在她迷人的花瓣之间奋力抽动着。

  林丹软绵绵的身体随着阿进的奸淫无力地抖动着,两个丰满的乳房前后晃荡着,嘴里却没有一点声音。原来阿光正手脚支撑着身体,趴在林丹的脸的上方,将自己粗大的肉棒从上朝下地插进姑娘张开的小嘴里,整个人就像做俯卧撑(掌上压)一样地穿着粗气上下运动着。

  林丹的两个大眼睛里含满泪水,失神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残酷的现实,自己竟然被两个和自己的弟弟一样大的少年给粗暴地轮奸了!她已经记不清这两个精力充沛的少年轮番奸淫了自己多少次,只觉得浑身酸软,被奸淫的下身都已经快麻木了。

  “啊!……”趴在林丹头上的阿光嘴里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身体突然猛烈地抖动着,只见从插着粗大的肉棒的娇艳的红唇周围突然溢出一片白浊的精液。

  他满足地抖动了几下身体,从林丹的嘴里抽出了肉棒。看着被施暴的姑娘剧烈地咳嗽着,难过地摇晃着头,精液不断从林丹的小嘴里溢出,阿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几乎在同时,阿进也突然摇晃着,在林丹的阴道里射了出来。

  两个少年满足地站了起来,看着床上被捆住手脚的林丹嘴角和花瓣间流淌着自己的精液,满脸羞辱和痛苦的样子,觉得十分地痛快。

  “爽!真他妈的过瘾!阿进,没想到阿川的姐姐操起来这么过瘾?!”

  “大姐,舒服了吗?”阿进没理会阿光,用手指沾着从林丹阴户里流出来的精液,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涂抹着问。

  林丹已经是欲哭无泪,浑身酸痛,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她迟钝地扭过头,不看这两个刚刚在自己身上发泄了兽欲的少年。

  “解开她吧,阿光,我去叫阿川来!”

  听见阿进说要叫自己的弟弟来,一想到要被弟弟看见自己现在这副悲惨羞耻的模样,林丹立刻回过头哀叫起来:“不,你们不要叫我弟弟来!”

  “怎么?还怕丢人吗?操都已经操过了,还怕阿川看吗?”阿进不理会身后姑娘的哀求,走了出去。

  阿川这段时间其实一直到在隔壁的房间,从一开始姐姐的尖叫哀求,到后来两个少年快乐的呼叫和姐姐悲哀的呻吟,他全都听见了。阿川起初想过去,求两个死党放过林丹,因为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可后来他也想到自己即使过去,只怕两个家伙也不会理自己。更何况以阿光和阿进的个性,现在恐怕已经上了自己的姐姐,过去也晚了。后来他听见姐姐的哀叫声逐渐微弱下来,把阿川吓了一跳,他生怕姐姐受不了他俩的折磨,出了什么意外。见阿进过来叫自己,阿川赶紧跟着过去。

  一走进房间,阿川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只见林丹手脚的绳子已经解开,正蜷缩在床角,双手死死地抱在胸前,赤裸的身体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看见阿川进来,林丹又是羞耻又是悲愤,颤抖着声音对出卖了自己的弟弟说道:“阿川!你、你、你竟然……”林丹羞愤得抽搐着圆润的双肩哭泣起来。

  阿川此时已经听不见姐姐的声音,他完全被姐姐丰满美妙的身体吸引住了。

  以前在家里他曾经偷看过林丹洗澡和换衣服,但那时因为紧张和匆忙,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近、这么仔细地看过姐姐美妙的身体。现在的林丹不仅全身一丝不挂,除了双手遮掩着的胸部以外,丰满匀称的双腿和雪白饱满的屁股,以及光滑细腻的后背完全暴露出来,整个身体曲线玲珑,泪痕斑斑的俏脸,再加上刚刚被强奸后的的那份悲哀和凄艳,令年少的阿川不禁热血沸腾。

  阿川只觉得口干舌燥,脸上一阵阵发烫。眼前的姐姐,好像变成了另外的女人,成熟美艳的魅力使他不由自主地朝着蜷缩在床上嘤嘤抽泣的林丹逼近过去。

  林丹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她止住哭泣,抬头看见弟弟眼睛通红、喘息沉重地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立刻感觉到一阵惊慌和恐惧。

  “阿川!你、你干什么?别再过来了!!”林丹惊慌失措地抱着双臂,赤裸的身体在床上哆嗦着向后退去。

  阿进和阿光也意识到了阿川的异常举动,他俩交换了一下眼色,突然朝着林丹扑了上去!

  “啊!干什么!住手!!”林丹一阵惊叫,她被扑过来的少年一下按倒在了床上。

  阿进抓住挣扎的林丹的双手,阿光则抓住她修长的双腿,使劲分开将林丹赤裸裸地按在了床上!这样一来,林丹的整个身体就完全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来!

  看着被抓住手脚按在床上的姐姐,满脸惊恐和羞愤地尖叫着,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挣扎猛烈地摇晃着,茂密的芳草地和下面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眼前!

  尤其是刚刚遭到蹂躏的肉穴,略微红肿着,周围还残留着死党留下的精液,妖艳地闪闪发光。

  阿川好像失去了思考的木头人一样,两眼直直地落在林丹不断挣扎扭动着的身体上,下意识地舔着干燥的嘴唇。他现在的头脑里已经一片空白,理智濒临崩溃的边缘,眼前的看见的似乎只是一个被剥光了衣服按住手脚等待男人蹂躏的美女,而不是自己的亲姐姐。

  看见阿川满脸涨红,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两腿之间也明显地突出来的样子,林丹又是一阵慌乱。自己已经被两个粗鲁的少年轮暴,如果再遭到自己亲弟弟的奸污?!林丹不敢再想下去,绝望地尖叫起来:“阿川!!我……我是你姐姐!

  你……“

  林丹的惨叫突然中断了,阿进拿起丢在一边的林丹被撕破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林丹被堵住了嘴,惊恐地睁大著眼睛,满脸通红地挣扎着。

  一个苗条美丽的女人一丝不挂地被按住手脚、堵住嘴巴,在床上剧烈地挣扎扭动着,性感的乳房和大腿一片雪白地摇曳着,再加上充满羞愤和惊慌的表情,这幅无比淫亵和暴虐的景象使阿川最后的一点理智也决口了!他突然闭上眼睛,飞快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扑向了在床上不停挣扎的林丹。

  “唔!……”林丹在一片无比的绝望和惊恐中,清晰地感觉到阿川坚硬火热的肉棒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在一种巨大的羞耻和悲愤中,她整个身体突然僵硬起来,挣扎着抬起头,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弟弟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嘴里沉重地喘息着,使劲地在自己两腿之间那悲哀的肉穴里抽插着!

  林丹被内裤堵住的嘴里发出一阵含糊地长长的哀鸣,头脑中刹那间变成了一片蚂仁活

  被两个粗野的少年和自己的弟弟轮奸了的林丹,此刻好像痴呆了一样,脸朝下趴在床上,手脚软绵绵地伸开着,一动不动。

  阿光坐在她身边,用手大力地揉捏着林丹丰满结实的屁股,两个雪白的肉丘在放肆的手下不断被变换着形状。

  阿川也呆呆地站在房间的角落里,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做出了多么可怕的事情,竟然粗暴地强奸了自己的姐姐?!

  阿进在阿川的身边,嬉皮笑脸地安慰着心有不安的少年:“阿川,没关系!

  你就当是干了一个不相识的小妞吗!怎么样?你姐姐的身体很棒吧?干起来是不是很来劲?“

  阿光也说着:“是啊!你姐姐也觉得很受用呢!是不是?”

  他突然使劲将林丹赤裸的身体翻过来,悲辱交加的林丹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转动一下,只有丰满的胸膛在微微起伏着。

  三个少年已经在林丹美妙的身体上发泄了好久,但年轻人的体力总是很好,现在看到林丹羞愤欲绝的样子,阿进忽然感到身体又开始发热了。他眼睛一转,忽然走到林丹跟前,抱起赤身裸体的女人,拖到了床头。

  林丹现在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以为这个少年又要对自己施暴,心如死灰的林丹根本没有反抗,任凭阿进把自己拖了过去。谁知阿进却拿起了床头上的电话,狡诈地眨着眼睛对林丹说:“姐姐,你给你那个美女同事打个电话,叫她来这里接你走吧!?”

  “哦?”听见“美女”这个词,阿光的眼睛立刻瞪了起来,也开始又有了一股跃跃欲试的欲望。

  林丹则突然一惊,她知道这个少年指的是上午见到的女侦探易红澜,看见他们满脸的坏笑,林丹立刻醒悟过来:“你、你们都已经把我……还要干什么?”

  “嘿嘿,没什么!实话说吧,上午那个美女我们也想弄来玩玩!”

  “不行!你们休想让我骗红澜姐!”

  “哼,不合作?”阿光不知道那个什么“红澜姐”是谁,但看阿进的态度,一定也是个绝色美女。现在这些少年的身体里只有兽性的欲望在燃烧着,全顾不得什么后果了!阿光狞笑着就要扑过来,林丹又是惊恐又是悲愤地尖叫着。

  “等等!”那边的阿川突然说话了。

  “我来打这个电话!”阿川说着走到床头。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www.91papaq.com 联系邮箱:papaq1818@gmail.com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联系邮箱:papaq1818@gmail.com 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